《风生水起》历史上的今天 — 07月16日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回顾历史的今天,了解历史的这一天发生的事件。

查看
日历史事件 前一天 后一天

  • 阿尔贝特·凯塞林

       阿尔布雷希特·凯塞林(Albrecht Kesselring,1885年11月30日-1960年7月16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空军元帅,外号 “微笑阿尔贝特”,他是纳粹德国众多将军里经历最丰富者;他统领空军侵略波兰、法国、及侵略苏联的巴巴罗萨作战;在转任陆军元帅后,是纳粹在南欧总司令,统筹在地中海周边所有战事指挥,包括:北非战场战事;接着,在意大利他强悍作战防御盟军,让盟军吃尽苦头;最后他还领导德军对盟军进行中欧会战(即是德国保卫战).
    早年经历
      凯塞林确实是—个卓越军人.他并不是来自军人世家.他于1885年出生在马尔克土代夫,父亲是一教员,后来成为市府督学.早在童年他就怀有充当军人的志愿。在中学毕业后,他已经决定了他的职业选择:在1904年进入巴伐利亚的徒步炮兵第二团入伍,并在3年后升任少尉。
      凯塞林早在青年军官时期即专心致力于专门学识的追求。首先他获得炮兵的一般教育,后来便在麦次接受了气象观测员的训练,最后则在慕尼黑的炮兵与工程学校接受了测量与光测的专门训练。从这些学识上,为他若干年后在军中奠定了服务摩托化高炮连的基础。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凯塞林已晋任上尉,曾担任过部队职和各种不同幕僚职,在这以后供职天参谋本部.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服务于驻努连堡的巴伐利亚第二军司令部。他曾协助在乡军人部队的编训事宜,且经历了共产党攻击驻“德意志英雄营房”的军部的暴动事件。当他努力要扑灭军部左派过激分子时,在1919年6月遭受拘捕,但没有经过审判即行释放。
      当他在安贝克、埃朗根及努连堡先后担任了不同军职之后,即晋升少校而调到柏林的陆军总司令部.1930年他晋任中校,调任驻德累斯顿的炮兵第四团的营长.
    空军元帅的轨迹
      
    组建空军

     

      
      1933年10月,凯塞林已晋任上校,并奉派主持建立空军。因为他在陆军总部服务时获得了广泛的行政经验,并且曾经担任储蓄委员,所以被派任新成立的航空部的行政长。凯塞林最初不甚喜欢这种职务,但以后感觉,很愉快,尤其在他48岁时还能学习飞行,以致一直成为他终身的一种热爱嗜好。 
      在航空部内,他与财政部合作为空军编造了多达几百万的预算,监督飞机的生产,并准备所需经费。凡是一切:不动产——包含飞机场、营房和其他军事设备等的建筑,都是由他计划和实施的.而空军的文官;雇员积工人等人·事问题1也是属于她的工作范围.由于他对建设空军的艰苦工作与优越成绩,他在1935年优先晋升为少将;并在1936年晋升为中将。
      当空军第一任参谋总长魏威尔将军于1936年在德累斯顿上空飞行失事后,凯塞林奉派为继任人。于是整个组织与训练以及飞行部队、高炮部队1空军通信部队1特种部队(伞兵部,队)的使用与地面和运输勤务等事宜,都属于他的职责范围。
      他任空军参谋总长的时间虽短,但他在这—时期所获的经验对于他以后出任更高职务的重要性却是大的。晋任空军将军后,凯塞林由于与空军部次长米尔希的意见分歧,被解除了参谋总长的职务,而被任命为驻德累斯顿的空军第三军区司令。由于空军的改组,凯塞林在1938年4月1日接手空军第一军团,后来又改称第一航空队司令。这一职位上,凯塞林将军已把他的学识运用到实际工作上去。他的部队高度训练水准已经在占领苏台德区和捷克斯洛伐克时显示了极大的成功。
      
    波兰战役

       
      在波兰战役时,凯塞林与北集团军协力而支援其地面作战。平常在部队演习时所演练的对敌空中与地面部队,对敌通信联络与后方勤务设施的攻击,都能在波兰战役中获得实.效,而使这一战役很快地胜利结束。虽然“战略空战”在战役准备的参谋作业中也扮演了极大的角色,它在这次闪击战中却极落后于战术空军的作战况且也没。有远程目标可攻击。因此重轰炸机也被使用于对近程目标的轰炸。在所有飞行部队与陆军炮兵的集中轰击下,波兰军队的抵抗力即于1939年6月27日崩溃。为此,凯塞林被颁发骑士铁十字勋章. 
      
    法国战役

       
      1940年2月,凯塞林出其意外地接任了在西线的第二航空队的指挥权。这一调职又使他与曾在波兰指挥过北集团军的费多尔·冯·博克上将有了密切合作的机会。这时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与法国都是攻击区域且迅速地一一陷落。值得指出的是,为了警戒各次渡河对比利时和荷兰要塞的攻击,伞兵部队和空降部队于是实施首次空降作战。 
      虽然这时的情况很容易就可以攻击到海岸,但凯塞林的任务却更加困难了,因为克莱斯特的装甲团奉命在敦刻尔克的前面停止前进。这时凯塞林虽然将他的飞行部队和高炮部队全部使用以期歼灭被围的英军,但终究没有能成功,因为缺少了陆军的作战。这样英国就能把30多万部队撤退到英吉利海峡,而充作日后成立新军的基干。在西方战役的末期,凯塞林所部的攻击目标是在第一线、后方地区和在英国,而且都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1940年7月19日,凯塞林越过上将一级而被晋升为元帅,这是对他与其部队的一种特殊奖励。
      
    英国战役

      
      西方战役结束之后,第2航空队司令部设在布鲁塞尔,准备实施对英作战。凯塞林为抵前指挥又把前沿指挥所设在多佛尔对面的灰鼻角。在此期间,凯塞林认为作战初期皇家空军很可能为保存实力而采用规避战术,将战斗机主力配置在后方。而德国战斗机由于航程短,飞不到伦敦以外远地区掩护轰炸机作战。这样,失去掩护的轰炸机也就无法实施大纵深攻击。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他提出攻击英国首都伦敦,认为英国为了保存伦敦,甚至会把最后一架战斗机也投进去。而一旦英国战斗机应战并因此受到削弱,德国空军轰炸机部队就能顺利地实施纵深攻击。但是,希特勒却拒绝采纳其作战方案,下令空军攻击英格兰南部和东南沿海附近的目标。1940年7月10日,第2航空队首次以强大兵力攻击英国南部的军事目标。8月13日(鹰日),德国空军出动1485架次飞机在英国南部狂轰滥炸。许多德国飞行员把不列颠诸岛的地图画在机身上,并加上“伦敦…8月15日…完蛋”的字样,大有一举轰平英国之势。接连数天,整个英格兰南部上空充满了战斗的喧嚣。英国的机场和飞机生产速度都已经跟不上损失速度了。这时,一架迷航的英国夜间轰炸机误炸了柏林,希特勒和戈林大怒,命令轰炸伦敦。8月24日,凯塞林命令轰炸机编队在战斗机的掩护下首次空袭伦敦。9月初,大规模闪电空袭伦敦达到高潮。按照戈林的命令,凯塞林每天都集中450架以上的远程轰炸机实施昼间袭击。在这场混沌的大破坏中,伦敦3个铁路终点站被摧毁,对外的铁路运输严重瘫痪。然而,英国空军的危机过去了,以民间生命的损失换来了空军战斗机的生产的恢复。到9月15日,凯塞林的轰炸机已消耗一半,其战斗机损失更惨,已无力担负空袭伦敦的任务。9月30日,凯塞林部最后一次大规模空袭伦敦。不列颠空战的失败使希特勒无限期推迟实施“海狮”计划。1941年6月,第2航空队被调到波兰和东普鲁士地区,准备进攻苏联。 
      
    巴巴罗莎

       
      看起来好像是个奇迹似的,在1941年5月底以前所有对英国作战的部队部又补充齐全,而可以对苏联作战了。在这一次战役中,凯塞林元帅和他的部队又奉命与东线中央集团军的博克元帅协力。凯塞林在对其部队作轮流使用,曾竭尽全力支援中央集团军突破一切危机,而迅速地向明斯克相斯摩林斯克突进,一直冲到了莫斯科的大门。
      每次战役开始,都由凯塞林指挥的航空队首先进行狂轰滥炸。开始几次战役比较顺利,但到莫斯科战役时,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莫斯科的秋天多雨、浓雾,对德军的进攻极为不利。德军的轰炸收效甚微,而且人员、物资损失都很惨重。凯塞林为了改变被动局面,曾几次驾驶飞机突袭莫斯科,探索在恶劣气候下增强轰炸效果的办法。他要求对地面进行攻击的飞行员尽最大努力在森林、丘陵、村庄上空作低空飞行,尽管如此,对莫斯科的轰炸仍没有得到使希特勒满意的效果。
      
    北非战役

      1941年11月,由于英国在北非的反攻,地中海的形势又变得紧张。意大利人请求紧急支援。希特勒派遣了凯塞林的航空队去解除危机,并掩护向利比亚转移。凯塞林被任命为空军南区总司令,隶属他的有驻南意大利和南希腊的两个航空军和其他空军的加强部队。由于凯塞林所辖空军的支援,才使艰苦奋斗的非洲装甲兵团获得了期待已久与迫切需要的战斗力恢复。在陆空的密切协同及完全出于英国人的意料的情况下,隆美尔在1942年1月发起反攻。在昔兰尼加会战中,隆美尔击破了英国的第八军团,在与空军飞行部队优异的合作之下占领了坚固的要塞托布鲁克,对下一步行动方向凯塞林与隆美尔产生了分歧,凯塞林要求先占领马耳他岛,清除补给线上的钉子,可隆美尔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坚决要求冲向埃及,结果在阿拉曼被奥金莱克元帅击败,暂时出现了对峙状态。不过英国的第八军团是直接位于补给中心的前面,而它的空军也能由它距离第一线很近的基地继续战斗,但德国的空军却由于缺乏人员与物资补充,而不能保持优势。
      凯塞林仍然尽其所能以支援这一装甲军团,并掩护它的运输补给。不过由于美国海军黄蜂号航空母舰的支援,马耳他要塞重新恢复了活力,四处拦截打击给非洲军团的补给。沙漠之狐的命运是在马耳他礁石上决定的这一论断终于显性出来了。
      蒙哥马利反攻了,他使用了在任何战场前所未有的强大火力与用之不尽的弹药,终于导致德国非洲装甲兵团的惨败。德国在意大利和非洲的空军,由于在兵力上比较盟军劣势过甚,对于战局的逆转已无挽救能力。此外,凯塞林又被迫而不得不分散兵力,因为盟军又在1942年11月在北非登陆。空军本来连掩护隆美尔军队撤退的力量都不够了,现在还要补给和掩护在突尼斯的新阵线。 
      1943年5月12日,非洲的集团军被围困在突尼斯的狭窄地区,已陷入困境而终于投降了。北非在经过两年的战斗后也完全丧失。德国统购部的错误计划和错误判断,毕竟把两个军团都葬送了。在最后战斗阶段,凯塞林元帅被颁发了棕树叶勋章,他这时以南区总司令的名义也指挥有陆军部队,后又获得了棕树叶带剑勋章.每次飞行时,凯塞林照例都是自己驾驶;当他完成了第200次对敌飞行时,他获得了金质的前线飞行别针。
    陆军元帅的后卫战
      出乎南区总司令意料之外的是,盟军在突尼斯陷落之后并没有立即攻击意大利的本土,而留出了几个月的时间。这样于预期的盟军攻击目标,则引起了轴心国各级指挥部的争论,而使情况异常紧张.
      1943年7月10日,盟军初次在西西里岛登陆。依照凯塞林的见解,如果意大科在海岸的部队和其后方各预备队肺敢于战斗的话,则必定能够阻止盟军的登陆。但是意大利人竟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了。只有胡伯将军以他的三师德军在他的责任地区内阻止了盟军的攻击。这一成功的效果很大,竟使凯塞林元帅命令越过墨西哥海峡向意大利半岛撤退,能在物资毫无损失情形下顺利地完成.
      盟军向西西里岛投入不少兵力和物资,但竟放弃了向卡拉布利亚的攻击和对德国军队的包围。不久墨索里尼被推翻。但这时凯塞林竟能利用盟军所给他的休息时间,把德国在意大利的微弱兵力重新予以部署。凯塞林立即解除80万意军的武装,并将26万多人送到德国服苦役。在意大利防守问题上他又与隆美尔却发生了分歧。隆美尔主张撒至北部亚平宁山一线,而凯塞林确认为保守的英国军队决不敢在他的空军掩护半径外登陆,主张在南部罗马与那不勒斯一线设防。希特勒采纳了凯塞林的意见,他制定了防御计划:在罗马以南建立数道防御线。这样绵长的战线是从雷焦绵延到斯培西亚。值得考虑的是:西侧没有掩护,意大利的要塞不足以引起重视,德军兵力有限,以及盟军的企图不明。
      当盟军发起攻击的时候,德军统帅部已经认为凯塞林集团军的损失是注定了。但凯塞林元帅却能把他的各师在盟军猛烈的压力以及没有受重大损失下撤退到萨来诺一福查一线。在冬季开始的时候,军队未被盟军击败,又撤退到卡里加诺一卡西诺一亚得里亚一线. 为了酬劳他卓越的指挥,当他服役满40年的那一天--—也就是1944年7月l9日,他被颁发了棕树叶钻石勋章。
      在这一新的战线上,德军和盟军的战斗均显示了高度的勇敢。以卡西诺山的争夺战到达战斗的最高潮。德军遭受大规模的攻势压力。在安奇奥和努吐诺两滩头的战斗尤为激烈。经过了激烈的战斗之后,凯塞林越过了台伯河向北方撤退。盟军于是获得不战而占领罗马的胜利,因为凯塞林是不愿意造成无意义的破坏而自动撤退的,但德军虽然遭受损失惨重的多次打击,无论是指挥机构或部队仍能完全掌握。它们终于能在几个星期后在亚平宁山转为持久抵抗。 
      我们看一看地图,就知道这一连串的作战是具有特别意义的,因为这几次会战都是在侧翼无掩护与无任何空中支援的状况下进行的。盟军又继续沿着亚得里亚海向博洛尼亚方向突进,以求包围歼灭这一集团军,但没有成功.
      1945年3月,凯塞林元帅被任命为龙德施泰特元帅的继任人,担任从北海到瑞士边境西线的指挥。这时战争虽已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凯塞林仍尽了一切努力,挣扎以求保持阵线的完整,在他的掩护下,在多瑙河地区战斗的德军主力才能安全撤回德国,否则必将沦为苏联的战俘。
    审判
      凯塞林元帅以其所辖部队向美军第101空降师长马克斯威尔·泰勒将军投降。因此他也遭受了一段艰苦的历程.与战俘待遇,的国际惯例完全相反的,凯塞林受到了不少诋毁,故意地将他由一个俘虏营被转送到另一个俘虏营,受到不少侮辱性的折磨,而最后他被送到一个驻在威尼斯的英国的军事法庭接受审判。 
      关于审讯程序,一位英国审判官普作如下的评述:
      “一切在英国和德国有正义感的人士应对这一法庭进行批评,是奉英王陛下所组成的审判最不合理的一个法庭.”
      所有在威尼斯这一法庭上的人都注意倾听,他们听到了刽子手凯塞林对非正义的歌颂:
      在受审以前,我曾站在切维亚一里米尼德国英雄墓地我的6000个忠勇官兵坟墓的前面.我在默默地悼念他们,并要在这每一个德国人都被视为是罪犯的时刻,来为我的官兵和德国指挥当局而辩护。这就坚定了我的决心,要为我自己来辩护,并要忍受几个月的苦难和俘虏生活,以及长期和复杂的审判程序。我身为一个德军的高级指挥官,负有责任来在这一审判程序中指明出来,在德军官兵中也有一种高度的道德性,在那些悲痛的母亲和孩子们的心目中,也知道为国牺牲是有其高尚意义的,或者也容易引起各民族间的同情。 
      我下的命令,只能由我个人负责。如果我在当指挥官和做人的立场做错了事,那么一切后果由我担当。但我绝不承认单方面只为德国人所采用的刑法,而这种刑法是和一般所公认的法律要发生相反的效果的。我也绝不承认两种法律还算公理,而国际刑法的缺点还能发生刑罚的效果。
      我知道,裁判也要受到政治的约束。我应该谅解这种事实,但是我要提出下面的说明:许多德国人和外国人在做人、人格和做军官等方面,都是值得我钦佩的。基于我的良心,我愿把我的军事作为交给历史的研究家去评判.基于我的良心,我也愿意在我的上帝面前接受审判。我的家随时都在迎接他的光临. 
      我是一个作战的军人,我也毫不屈服地期待着各位作战军人的审判。不论结果如何,我将知道如何去承受,我已经长时间在被极端轻蔑的状况下学会如何在我的痛苦中高高地站起来。
      1947年5月6日,凯塞林被判处枪决。这一判决没有执行,因为连丘吉尔和蒙哥马力也觉得这种判决过火了而出来说情。于是被改判为“无期徒刑”,后来他被转送到一个又一个监狱以加重他的病痛,这位元帅在监狱里靠糊火柴盒生活,1952年凯塞林由于接受了—次大手术后,不堪忍受监狱生活即被释放。
      1960年7月16日,这位元肺因患在被俘期间所感染的严重心脏病,不治而亡。著作《做一个勇敢的德国士兵奋战到底》
     

    关键词:阿尔布雷希特·凯塞林,德国空军